400-123-4567

13988999988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联系方式:400-123-4567
公司传真:+86-123-4567
手机:13988999988

没有现场观众的NBA比赛会变成什么样?

来源:澳门新葡亰-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新普京官网作者:澳门新葡亰-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新普京官网 日期:2020-06-02 16:13:08 浏览:11

  美国时间3月11日上午,阳性病毒检测结果颠覆了NBA的这个赛季,也改变整个美国的进程。而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勇士总裁兼首席运营官Rick Welts穿越奥克兰完成了一次旅行,他登上了台阶,穿过了圆形的市政厅大楼,来到了旧金山市长London Breed的办公室。在Welts走过的道路上,有一些刻着文字的石头:“旧金山,我们心中的荣耀之城啊,你已经经受了考验,且没有表现出缺陷,你应当以同样的精神去创造你的未来。”

  但是不断蔓延的疫情有其他的想法。在那个时候,距离湾区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当地已经开始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Welts计划与市长进行会面,进而更好地了解这对勇士意味着什么。半个小时之后,Welts离开了市政厅,获准继续在大通中心(勇士主场球馆)举行比赛,只要没有球迷到场就可以了。不久之后,Breed市长宣布在全市范围内禁止1000人以上的集会。

  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但并非完全出人意料。两天之前,邻近的圣克拉拉县——旧金山49人(NFL球队)和圣何塞鲨鱼(NHL球队)的主场所在地——也颁布了类似的禁令,这给了勇士大约一周的时间来考虑应对措施并做出安排。(一位勇士的高管非常关注当地的政治和公共政策,这为勇士带来了更多的准备时间)建筑物的消毒方式发生了变化,但那些预防措施的实施速度还是没能赶得上病毒的传播速度。

  “在这之前的两三场比赛里,我们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人们会从洗手间里偷走Purell洗手液,因为洗手液已经开始成为一种供不应求的商品了。”Welts说道。

  在40多年的球队运营和联盟运营生涯中,Welts创立了NBA全明星周末并协助创立了WNBA联赛,他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他真没遇到过这种事。勇士原定于美国时间3月12日在主场空场迎战篮网,这一举动将创造历史。为了让球员们做好准备,Welts加入了史蒂夫-科尔和总经理鲍勃-迈尔斯的行列,在球队训练结束之后发表了讲话。在被告知接下来的比赛将不允许球迷到场时,球员们都陷入了沉默。

  “我感觉每个人都在努力接受这一切,”科尔后来说道,“就其严重性和破坏性而言,在过去的几周里整件事发展得非常迅速。所以当我们今天上午在更衣室里对我们的球员讲话的时候,每个人更多地是在努力接受这件事,努力处理这件事。”

  比赛正式开始。那天剩下的时间都在不断地突破NBA的认知。有必要宣布首发阵容吗?也许没有必要吧,但考虑到当地转播的需要,勇士的工作人员还是决定执行标准流程。在一座空空如也的场馆里使用大屏幕有什么必要吗?冒着过犹不及的风险,勇士方面决定在比赛中启用这些巨大的显示屏,尽管显示屏只能显示比赛的信息。“防守!”的口号声已经消失了。长久以来观众席上的“防守!”口号变成了枯燥乏味的播报。对方10号造成德拉甘-本德尔的投篮犯规,本德尔的第二次犯规。由于没有观众,所有鼓舞士气的活动都被取消了,勇士的啦啦队和其他娱乐团队都将被暂时搁置起来。在比赛的暂停期间,主场音乐还会继续播放,这是库里和他的队友们组织的。甚至有些工作人员建议播放一些观众席的录音。

  “增加观众席的声音被认为是不巧当的,”Welts说道,“如果我们能在比赛中加入一些观众的反应,这样感觉真的会更好吗?我对此表示怀疑,但我不确定。”

  在这一切的背后是一个哲学问题:球队是否应该在空荡荡的体育馆里进行比赛?或者尽一切努力,把接下来明显不正常的比赛当作正常的比赛来打?

  对NBA来说,打完2019-20赛季的最佳机会就是在一个气泡般的场地里进行比赛:一个具有可控性、被认真规划的场地,以此把感染率降到尽可能低的范围内。维持这种气泡般的场地——抱歉,应该说是园区——将需要联盟为数千人提供安全的住房和食物,并且需要联盟自己的医疗设备,同时也取决于实施数万次病毒检测的能力。如果没有全世界都亟需的医疗物资储备,就不存在进行季后赛的可能性:首先要有大量的口罩,然后是大量的洗手液。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阻止病毒的传播,就需要有自己的规章制度,或许还有一件最不可能的事情,那就是对那些身价上百万美元的运动员采取一些强制性手段。这一切都是进行一场比赛所需要的,此外还涉及到数亿美元的利益相关。

  在这一点上,动机应该是明确的,而其产出本身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没有人知道下一场NBA比赛会是什么样子的:联盟不知道,各支球队不知道,希望重新开赛的超级球星也不知道。从传统上来看,体育运动是一种高层次的需求,它更像是多镜头情景喜剧,而非重要的电视节目。但是在危机的阴影之下,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变化,甚至连我们最简单的快乐也随之发生了改变。我们看到的下一场NBA比赛将不同于我们以前看到的任何一场。

  最终勇士没有得到在空荡荡的大通中心与篮网交手的机会。但好消息是,在美国时间3月11日那一天,球队的计划似乎正是这样的。进行比赛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其部分原因在于球场上所发生的事情可能会随着比赛的进行而改变,勇士的球星们对此再熟悉不过了。2017年,勇士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与尼克斯进行了一场比赛,这是勇士五场客场之旅中的第四场。当勇士在球场内进行热身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次很怪异的经历。大屏幕上给出的解释是:“在今天的上半场比赛中,球馆内将不会出现音乐、视频短片或者场内娱乐项目,所以大家可以享受到最纯粹的比赛。”在参加这场比赛的球员中,绝大多数人都做出了负面的回应。

  “感觉就像在教堂里一样。”科尔说道。考虑到麦迪逊广场花园这样做削弱了其自身标志性的特征,这确实很讽刺。库里也不喜欢这种做法。很多尼克斯的球员都表示缺少音乐和表演使得他们无法从比赛中汲取能量。毫无疑问,德雷蒙德-格林是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太没意思了,”格林说道,“非常荒谬。这种做法改变了比赛的流程,改变了一切。”德雷蒙德的性格就是如此,但除此之外,也有其他人表达了不满。2012年,一项刊登在《国际体育与运动心理学评论》上的研究支持了这一观点,即在进行高强度运动时,欢快的音乐在生理和心理方面都能带来好处。(证据一:长跑运动员Haile Gebrselassie将他在奥运会上的成功归功于《Scatman》这首歌,这件事很滑稽,也很出名)

  “信不信由你,所有的这些事情都会对比赛产生影响,”格林说道,“你会从中找到节奏。比如说,如果有人要在晚上进行活动,他就会打开音乐,这就是原因所在。它能帮助你进入某种环境,把你带到一个特定的情境之中。”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改变赛场上一个备受关注的元素,就可以把运动员带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情境当中。NBA球员在完成训练之前,总是会习惯性地坐在某个特定的座位上,吃着特定品牌的花生酱,或者完成特定数目的投篮(据Ringer网站所知,JJ-雷迪克要完成342次投篮)。在比赛当中去掉音乐的元素,就会打乱球员们的常规安排,从而影响到他们的习惯状态。

  “音乐、球迷,都是比赛的一部分,”现转行担任评论员的前勇士球员凯兰纳-阿祖布克说道,“这些都能帮助你从心理上意识到场面的不同。你在这里打球,这些就是你所需要的。”这段话是一种信号。如果NBA能够实现“气泡”球馆的想法,那么真正的、有意义的比赛就会出现一种混战的氛围。如果联盟方面不能通过播放音乐或者观众席声音的方式来进行调整,他们可能冒着一种风险,因为球员们会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那些不可避免会缺少的事情上。按照正常的程序进行比赛,场馆内却没有球迷,NBA会陷入到“神秘谷效应”当中。“神秘谷”是指足够接近真实世界,却让人有些不安的事物。

  “当你在打球的时候,如果一切都很正常,你真的不会去思考或者关注这件事,”阿祖布克说道,“但是当缺少一些东西的时候,这种感觉就非常明显了,它几乎会影响球员的情绪和比赛强度。这就是不同之处。”

  在KBO,也就是现在正在进行的韩国棒球联盟中,有一支球队一直在用纸壳“球迷”来填补本垒板后面的空间,其原因显而易见。此外,台湾一直名为乐天桃猿的棒球队也选择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机器人模特。(另一方面,像韩国的首尔FC足球俱乐部那样在看台上摆满充气娃娃可能有些过分。但与此同时,如果这正是你喜欢的方式,或许这么做还不够?)要想影响到一名运动员,你只需要做一个动作,比如在投手准备投篮、或者处于半空中的时候影响到他们的意识就够了,因为如果他们视线范围内的某些东西消失不见了,他们就会受到影响。篮球的核心要素是让你的对手陷入思考当中。教练们精心策划进攻,就是希望对方的防守球员能出现片刻的迟疑。这就是关键所在。环境越陌生,球员就越有可能找不到自己的节奏。比赛所处的环境会渗透到比赛本身当中,这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篮球运动员都无法习惯的。

  “如果没有了‘球迷’,‘运动’这个词又会是什么意思?”今年3月份,勒布朗-詹姆斯在Road Trippin的播客中问道,“没有兴奋感,没有哭泣,没有乐趣,也没有循环往复……同时这也能够激发球员们的竞争意识,让大家知道自己是在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当中前进,没错,你是在和面前的对手进行比赛,但你也真的想征服场边的球迷。”四年前,由于赛程安排的问题,布鲁克林篮网的发展联盟附属球队长岛篮网在巴克莱中心(布鲁克林篮网主场球馆)进行了一个赛季没有球迷到场的比赛。“这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尴尬的事情,”前长岛篮网前锋拉扎尔-海沃德在ESPN的采访时表示,“也许还要更尴尬一点。”

  目前来看,处理这种尴尬成为了全世界职业运动员的任务。台湾的超级篮球联赛让大家见识到了没有观众陪伴和鼓励的比赛,这也是“气泡”理论的早期实践。“当我完成扣篮的时候,我想大声吼出来,但却做不到,”Charles Garcia来自西雅图大学,他在富邦勇士(台湾超级篮球联赛球队)参加了这种隔离中的比赛,他说道,“一点意思都没有。”

  在NBA停赛的两个月里,UFC 249是全美国规模最大的体育赛事了。UFC 249共有11场比赛,比赛场地是一个能容纳15000人的空场馆。这项赛事的胜利者之一、前NFL球员Greg Hardy将他的胜利归功于自己听取了电视分析师的建议。“感谢上帝,现场没有观众。”Hardy说道。在季后赛当中,ESPN的(解说员)杰夫-范甘迪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帮助场上的教练)做出最大的执教调整,距此我们可能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嗯,这是我考虑过的一种情况,”NBA最杰出的解说员之一Mike Breen说道,“如果杰夫(范甘迪)和马克(杰克逊)惋惜球队缺乏活力,或者谈论到有球员没有在防守端补防弱侧,并因为球员没有在防守端表现出应有的努力而感到恼火,那么会有人感到生气吗?或者说如果他们质疑教练的举动,球场另一边的教练能听到他们的话吗?如果没有音乐,只有我们(解说员、评论员)待在那里,就会出现很多这种影响比赛的推动力。”

  在不久的将来,对NBA转播来说,似乎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可能性。最安全的方案是让工作人员待在安全的远程工作室里,远离NBA的“气泡”场地。为了能在这种与现场相分离的情况下有效地工作,评论员需要克服一种根本上的不平衡状态。“当你待在无菌工作室里工作时,你很难调动起恰当的能量和兴奋感,”Breen说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真的需要好好应对。”Breen唯一一次不得不看着显示屏解说比赛,是在帮忙面试新的分析人员的时候,当时需要对已经解说过的比赛进行模仿解说。但不久之后,这种解说方式可能就成为他日常工作的关键所在了。

  另一种方案是把转播人员安置在球馆内,让他们解说这些联盟历史上最奇葩的篮球比赛——就像勇士在美国时间3月12日的那场比赛中打算做的那样。当球队准备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活动时,球队周围的转播设备也要随之转动。

  为NBC体育湾区分部制作勇士比赛转播的Phil Pollicino说道:“在我们发现这个问题之后,我们的思维就开始转向我们能做些什么不同的事情。”他们计划把摄像机安置在典型的位置上,比较接近地面,据离比赛场地大约3米远。但即使所有的设备都还保留着,一场没有球迷的比赛也还是会改变视觉效果。“如果没有球迷撞胸庆祝的镜头,你要怎么插播商业广告呢?”库里在最近的播客节目中问道,“这就像是2K的模拟画面。你需要在这一点上找到一些乐趣,尝试各种方法来让它发挥作用。”在实践过程中,这会给观众带来更接近实际情况的感受。摄像机会捕捉到球员和教练员的真实画面,而不是在欢呼的人群中缓缓移动。这样转播画面就不含其他因素,只呈现出比赛本身的人员互动:一位正在对着比赛官员说话的超级球星,两位正在接受采访的队友,或者一位正在毫不掩饰地表达愤怒的教练。

  除了NBA比赛的现场原声之外,我们什么也听不到,这可以说是“最纯粹的比赛”了,不过也会出现更多的脏话。“这是一种陌生的情况,”上周库里在接受Jimmy Kimmel的采访时说道,“当使用球员追踪系统等技术时,有时候球场上每名球员的球衣上都装有麦克风。这会使得我们在球场上所说的话变得非常疯狂。我们确实说了那些垃圾话,甚至我自己也说过。但是我觉得每个人,不管是在球场上,还是在替补席上,从球迷的角度来看,所有的垃圾话都可能成为真正吸引人的东西,它让我们在球场上的行为变得更加真实、更加生动。”

  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特色,也可能觉得这是一种缺陷,这取决于你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相关规章的态度。在勇士的计划中,电视转播的工作人员的唯一任务就是坐在那里,手指放在暂停按钮上,等待下一句脏话的出现。据Pollicino透露,联盟办公室也打算警告参与比赛的球员,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声音会传到多远处。

  即使失去了那些优势,空场内的转播也会带来一些以往基本听不到的比赛元素。对于维持专业水准的防护需要进行怎样的协调,这有着指导意义。球员和比赛官员会试着掌控彼此,这一博弈的过程散发出了无穷无尽的魅力。“我认为与裁判员的沟通可以说是很滑稽的,”76人主帅布雷特-布朗在一次通过电话进行的媒体发布会上说道,“球员与裁判员之间的交流也是如此。我的意思是,大家想想看,你们的对线万人的声音当中。”

  当勇士从甲骨文球馆搬到大通中心的时候,球队的转播员从场边的座位上被挤到了球馆的高处。但如果没有球迷到场的话,他们就能再次回到场边解说比赛了,而且会第一次听到场上的声音。“感觉会非常有趣,”阿祖布克经常与勇士的官方解说员Bob Fitzgerald一起解说比赛,他说道,“就好像我们是在看训练赛一样,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们被打断了,因为我们一直在那里大喊大叫。”

  当Fitzgerald和阿祖布克在高度真实的球场声音之中全面开启解说的时候,转播团队还会在节目播出期间进行一段时间的调整。多年以来,由于技术上的困难,观众们只是偶然遇到过这种形式:

  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解说员的声音也会被观众的嘈杂声所掩盖。那些在美国时间3月12日待在家里的观众原本有机会体验到去噪的NBA比赛,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出现过。Pollicino表示,如果这种电视转播方式效果很好,转播员可能会在一节比赛的时间里一直使用这种方式。如果效果不好,转播员可以回到熟悉的双人转播席。NBA的转播是经过精心打磨的,每个赛季都要重复数千次。但现如今,转播方面的新实验已经成为了一种需求。

  Kerith Burke在勇士的转播过程中负责场边报道,假装她可以正常进行工作是没有意义的。为了处理好摄像机前的采访,转播团队做了新的安排:在球场外的一个地方,一名球员戴着耳机坐在凳子上,Burke站在3米之外,通过麦克风进行采访。“我们正在试着弄清楚要怎样进行拍摄,”Pollicino说道,“只是因为这种采访方式很不同,我们就要展示出他们之间的距离吗?或者说我们应该把两人的画面放在一个双人框当中,让这个采访看起来像一个常规的采访?”

  转播团队考虑让Burke站在球馆高处进行采访,这样就能把比赛的独特环境充分展现出来。这种场景一定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NBA的比赛被限制在一个闪闪发光的新球馆里,面对着一片空空如也的观众席。面对这一不同寻常的时刻,或许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它看作与以往相同的情况。“在周三中午的训练结束之后,我们以为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但我们当时正在制定一项计划,”Burke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大约6个小时之后,这项计划就流产了。”

  未来的NBA转播体验会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首先是一个临时体育馆的大致轮廓,这个体育馆要大到足以支撑季后赛的重要性,同时又要小到不会漏掉每一个动作。现在也许是对篮球的表现形式进行创新的最佳时机了。“人们会允许我们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尝试,”Welts在谈到新赛季的时候说道,“尝试一下怎样调整电视转播才能让人们体会到不同于以往的感觉。”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创新的道路,即使以往的比赛表现形式已经产生了一种惯性。为NBA的重新开赛做准备,这对后勤来说是一场噩梦,而且事关重大。与之相比,不管比赛的结果如何,如何解决掉转播方面的问题就像是魔术中的谜箱。

  “出于某些原因,我希望我们可以做到,”Breen说道,“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想看看,我们要如何让这种方式发挥作用。”